爱生活

爱享生活.新闻联播每日新闻头条

果然,反华势力冷漠至极

admin2021-04-0724
以下文章来源于环球网 ,作者范凌志 曹思琦
环球网
世界很精彩!
《暗流涌动——中国新疆反恐挑战》播出后,听总导演和专家驳斥西方挑刺:称“新疆反恐过度”,是冷漠至极
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日前播出的第四部涉疆反恐纪录片引发国内外舆论的强烈关注。 CGTN日前播出的涉疆反恐纪录片《暗流涌动——中国新疆反恐挑战》
在意料之中的是,与此前播出的《中国新疆·反恐前沿》《幕后黑手——“东伊运”与新疆暴恐》《巍巍天山——中国新疆反恐记忆》三部纪录片一样,部分西方媒体仍以“这是中国的宣传手段”“新疆反恐过度”等套路对中国的反恐工作进行歪曲炒作,甚至挖空心思搜寻纪录片的所谓“瑕疵”来佐证其论调。纪录片总导演韩斌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拍摄反恐纪录片可谓是“地狱级别难度”的工作,对一些人企图借制造所谓“瑕疵”而否定整部纪录片,他认为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接受采访的相关专家也认为,西方反华势力对该片的反应就是按照既定“剧本”表演,毫无新意。专家同时强调,“涉疆议题的复杂性和斗争的艰苦远非几部纪录片能完整展现”。
第四部涉疆反恐纪录片《暗流涌动——中国新疆反恐挑战》
总导演:拍摄难度“地狱级别”
从CGTN以及《环球时报》掌握的相关数据来看,《暗流涌动——中国新疆反恐挑战》的受关注度明显高于前三部。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研究员周卫平认为,第四部涉疆反恐纪录片首次揭露新疆“两面人”个案事实,首次公布新疆少数民族语问题教材事件,以及首次详细披露“东伊运”向中国境内传播暴恐音视频,而这些内容此前很少被外界知晓,更反映出新疆反恐去极端化斗争的复杂性和艰难性,因此吸引更多的舆论目光并不意外。不过,一些西方媒体仍带着固有偏见进行解读,如英国《金融时报》将涉疆反恐纪录片视为“中国政府在为其新疆地区政策做辩护”,相关报道还引用一些西方政客和所谓“学者”的话称,“中国有关恐怖主义威胁的说法言过其实”。
据涉疆反恐纪录片的总导演韩斌介绍,该片拍摄存在很多“天然限制”,原因就在于纪录片既要讲清楚事件和问题的来龙去脉,又不能过多渲染细节,或过多展现恐怖分子的罪恶行径,特别是问题教材中的错误言论,以免为“三股势力”暴行做二次传播。他表示,“实际上,让其暴行和残忍的细节被更多人知晓和引起公众恐慌,正是暴恐势力希望看到的。所以,用电竞术语来说,以‘地狱级别难度’来形容这项工作也不为过”。
“煽动任何民族间的仇恨都是非法的”
第四部涉疆反恐纪录片由“误入歧途的人生”“来自内部的敌人”“包藏祸心的教材”“互联网中的威胁”四部分组成。纪录片播出后,外媒关注点更多集中在问题教材上,如《纽约时报》报道称,这部纪录片讲述问题教材中的“血腥、暴力、恐怖主义和分裂主义”,是“北京方面展开的广泛新宣传运动的一部分”。境外反华势力找不到更多可以抹黑的焦点,便挖空心思将目光转向纪录片的细枝末节,企图找到所谓的“瑕疵”。如纪录片中有一个片段展示问题教材中的虚构故事情节——被采访者说有段内容写的是“汉族士兵逼着维吾尔族英雄姑娘跳崖死亡”。而在境外社交平台,一些所谓“学者”则称,“教材中维吾尔语原文写的是‘满族’,但视频故意将其呈现为‘汉族’”,言外之意,“这是纪录片在有意夸大一些内容”。对这些无稽之谈,韩斌表示:“要知道,这段描述并不是纪录片的旁白,而是受访者口述同期声。”他表示:“出于公正客观的考虑,纪录片拍摄过程中没有对采访对象进行任何干涉,尽最大可能保证原汁原味,所以不会试图纠正采访对象话语的精准度。试想一下,如果纪录片对受访者的话进行了修改,那些反华势力又会说这是‘逼迫采访对象’。”
暨南大学传播与边疆治理研究院院长郑亮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纪录片第一章节展示暴恐行为对新疆民众的伤害,以及对涉暴恐犯罪分子进行教育工作的艰难;第二章节展现境内‘两面人’与境外恐怖组织勾连的犯罪事实;第四章节着墨于‘东伊运’这样的恐怖组织对网络空间形成的严峻挑战。对这三部分内容,境外媒体和许多所谓‘关心新疆’的外国人士却视而不见,对新疆各族人民的安全和利益采取漠视态度。真是令人感到讽刺!”
“更何况,煽动任何民族间的仇恨都是非法的。”伊犁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李华认为,挖空心思找纪录片“瑕疵”反映出西方一些人的奇葩逻辑,这些人对“三股势力”给新疆人民造成的深重伤害绝口不提,抓不到纪录片漏洞,只能将目光聚焦细枝末节上,试图通过一个受访者的表述来推翻整部纪录片,实属可笑。
一些外媒为“三股势力”喊冤叫屈别有用心
西方媒体的歪曲炒作很快被事实戳穿,针对涉疆反恐系列纪录片中提到的有关案例,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6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王浪涛详细介绍了具体案情:自治区党委政法委原副书记希尔扎提·巴吾东犯下分裂国家、投敌叛变、参加恐怖组织、受贿等十项罪行,而自治区教育厅党组原副书记、厅长、自治区基础教育课程改革领导小组原组长沙塔尔·沙吾提自2002年起,以分裂国家为目的,利用主持编写、出版中小学民族文字教材工作之机,多次以单独授意和召集会议等方式,组织人员进入教材编写组,逐步形成以其为首的分裂国家犯罪集团。
西北政法大学反恐怖主义法学院院长舒洪水认为,从新疆发布会披露的案情可以看出,相关案件背后的审理程序、案情处置完全符合有关司法规定,同时透露出的信息还有:案情并不只是用简单的“打击两面人”一词可以概括,仍有更多复杂和深层的内容囿于纪录片篇幅无法完全呈现,“三股势力”对新疆繁荣稳定的伤害远比想象中严重得多。因此,外媒所谓的“新疆反恐过度”等说法纯属“站着说话不腰疼”,甚至是别有用心的。
郑亮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不难看出,发出这些杂音的人对自己不关心的人冷漠至极,对有利于新疆和平稳定的内容恶意中伤,为“三股势力”喊冤叫屈,与美西方反华势力遥相呼应。他表示,“涉疆议题的复杂性和斗争的艰苦远非几部纪录片能完整展现,但这些纪录片已展现出充分的诚意。遗憾的是,职业操守一词似乎从来没有在一些西方媒体的新闻道德规范中出现过。”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网/范凌志 曹思琦 了解《环球时报》的三观
原标题:《果然,反华势力冷漠至极》

本文链接:https://www.guojiayi.com/index.php/post/21467.html

点我下载领四十元现金红包,填写邀请码521177772还多领一元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