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活

爱享生活.新闻联播每日新闻头条

福奇先生,美国抗疫失败不奇怪!

admin2021-08-0356

  抗疫变成政治工具 科学家向谎言低头

  福奇先生,美国抗疫失败不奇怪!(环球热点)

  本报记者 林子涵

  美国防疫领域的旗帜人物,如今也随风摇摆了。

  安东尼·福奇,美国著名传染病专家、美国政府首席医疗顾问、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原本是一位立场坚定的抗疫工作者。日前,他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驳斥了所谓中国实验室“制造超级病毒”的言论。这与他在美国疫情暴发后长期持有的观点一致。然而就在5月,福奇接受媒体采访时突然表示自己“并不确信”新冠病毒是否来自大自然,并表示支持对中国进行调查。今年6月,福奇还曾呼吁中国公布所谓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相关9人的医疗记录,称这会为确定中国实验室是否泄漏病毒提供线索。但没过多久,福奇又“改口”称“自然起源说”更符合疫情以来的情况。

  是什么原因,让一位科学家在事实面前立场摇摆、在公开场合三易其口、跟随他者人云亦云?根据外媒的披露,美国严重的反科学倾向和政治操弄,正是福奇立场摇摆的罪魁祸首。

  透过福奇的遭遇,世人可以清楚地看到,政治凌驾于科学,政治凌驾于生命,政治凌驾于一切,才是自诩为“全世界民主自由灯塔”的美国的真相。

  反智盛行 推卸抗疫失败责任

  ■ 事件回放

  上届美国政府领导人对福奇试图做的每件事情几乎都加以掣肘。福奇想让科学来指导政策,但相比科学家的见解,总统更重视道听途说。

  当福奇为了坚持原则和传递正确信息不得不公开反对上届美国政府领导人时,该领导人让手下在《今日美国报》上发表评论说,福奇的每句话几乎都是错的,还让白宫通讯部门向所有媒体发布“福奇的错误清单”。

  为了设法控制疫情损失,福奇想办法继续出席白宫的电视简报会,但这意味着当上届美国政府领导人在每日例行记者会上大肆散布谎言和荒谬言论时,他必须保持沉默。然而到了2020年夏天,福奇还是基本被禁止参加白宫的吹风会、接受电视采访或在国会作证。

  ——据2021年3月26日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网站报道

  福奇作为白宫疫情应对工作组的核心成员,其主张却长期遭到美国政府压制。他的遭遇代表了美国科学界自疫情暴发以来面临的普遍困境。

  据《纽约时报》报道,疫情暴发之初,上届美国政府领导人时常无视科学家警告,给出缺乏科学依据的“疯狂”建议,例如大力宣扬抗疟疾药物氯喹和羟氯喹的功效,即使这两种药物被证实可能引发恶性心律失常。2020年4月,该领导人还曾在白宫记者会上声称,照射紫外线、体内注射消毒剂可以消灭新冠病毒。当月,美国伊利诺伊州误服误用消毒剂的病例就大幅飙升。

  哥伦比亚《时代报》网站报道称,去年1月,美国情报机构就曾向国会和白宫发出疫情扩散预警。然而,时任美国领导人及国会其他共和党人的反应是,将这些警告视为民主党人的“骗局”,其目的是影响总统连任。时任领导人还极力掩盖疫情严重性,反复告诉美国人新冠病毒不过是另一种流感病毒,将在一个月内得到控制,使美国错过防疫先机。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袁征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2020年是美国大选年,新冠肺炎疫情的突发性叠加美国政客的政治算计,导致美国在抗疫初期的错误决策。同时,由于美国政治体制原因,联邦政府的防疫要求常常得不到地方政府贯彻执行,各地方州县各行其是,尤其保守势力将隔离等措施视作对个人自由的限制,加大了科学防疫面临的阻碍。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庆四对本报记者表示,上届美国政府“带头”反常识的态度,鼓励了疫情期间美国民间反智、反科学的现象。政治极化也导致政府决策效率低下,疫情成为政党博弈、各路精英和利益集团用来左右人心的政治工具。在此情况下,切断传染链的科学防疫工作始终无法完成,美国普通民众只能沦为政治权谋的牺牲品。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长聘正教授、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执行主任王栋对本报记者表示,由于担心经济下滑影响选情,去年中期,时任美国政府领导人在防疫措施不足的情况下顽固地坚持复工复产,这一致命性的决策从根本上体现了美国一些政客对美国民众生命健康和人权的漠视。美国政府应为在疫情中逝去生命的民众负责。

  反科学倾向至今仍在美国联邦政府蔓延。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网站报道,美国众议院日前恢复了议员佩戴口罩规定。然而,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对此大为不满,公然在社交媒体上指责该决定“不是基于科学,而是由自由派政府官员凭空想出来的决定”。目前,已有多名共和党国会众议员拒绝遵守最新的戴口罩规定。

  “疫情发生至今,美国连戴口罩问题都没能解决。曾经是高水平科学文化代名词的美国,如今形象已经破灭。”袁征说。

  政治操弄 煽动溯源恐怖主义

  ■ 事件回放

  7月20日,福奇因坚持“武汉病毒研究所相关研究并非制造病毒”的说法,被共和党参议院兰德·保罗指责为“对国会撒谎”,还被威胁移交美国司法部追究刑事责任。

  ——据2021年7月21日福克斯新闻网报道

  美国极端右翼网站“红州”将福奇称为“口罩纳粹”,称保持社交距离和戴口罩等政策是剥夺美国人权利和反对时任总统连任的阴谋,并暗示福奇应被处决。

  ——据2020年9月21日《每日野兽》披露

  福奇表示,发布了拯救生命的公共卫生信息,自己和家人却遭受了死亡威胁,甚至需要联邦特工保证人身安全。

  ——据2020年10月18日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网站报道

  不单是福奇,一批在病毒溯源问题上敢于“说真话”的科学家也频频遭到攻击,甚至生命也受到威胁。美籍病毒学家拉斯姆森因公开反对“实验室泄漏”阴谋论,遭到网络暴力、骚扰甚至人身威胁;英国动物学家达萨克因驳斥与新冠病毒有关的阴谋论,同时声援中国抗疫工作者,其负责的一家非营利组织遭到美国政府停止资助;曾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工作并以亲身经历驳斥“实验室泄漏论”的澳籍科学家安德森,频遭美国的“极端人士”攻击,以至于不得不报警求助。诺贝尔奖得主、澳籍免疫学家多尔蒂表示,科学家只要与阴谋论的论调相矛盾,就会被冠以“极左”标签,甚至遭到诽谤。

  对科学家实施党同伐异的噤声运动,是美国惯用的伎俩。《华尔街日报》称,去年4月,疫苗专家里克·布莱特被解除了政府职务,此举是为了报复他对一种抗疟疾药物安全性表示担忧,该药物曾被时任美国领导人吹嘘为治疗新冠肺炎的有效方法。

  “以福奇为代表的权威科学家遭受迫害,被迫违背初衷,证明了政治大于科学,才是美国政治的现实。”李庆四指出,“美国号称平等自由国家,但它的平等自由的前提,是不能挑战美国政治精英阶层和资本集团等少数人的利益。”

  近年来,在美国抬头的民粹主义,也在背后推波助澜。“冷战结束以来,特别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美国政府无法有效分配全球化带来的成本和收益,导致中下层民众利益受损,社会不平等日益加剧,使得极端民粹主义思潮不断滋长,与建制派精英宣扬的多元开放等价值观长期对立。加之上届美国政府领导人上任后,不断煽动、迎合民粹,当疫情来临时,强烈的民粹情绪就表现为对科学家群体的不信任乃至攻击。同时,美国政客通过政治化操弄,在社交媒体上扩散虚假信息,也把科学变成了所谓‘民主’‘自由’的对立面。”王栋说。

  “福奇们”被噤声的背后,是美国政客们噼啪作响的政治“算盘”。“美国政客逼迫福奇‘承认’中国实验室泄露病毒,对内煽动民意获取支持,对外抹黑中国,胁迫世卫组织开展所谓对华‘二次溯源’,企图借此掩盖自身抗疫不利的事实,形成国际舆论以维护美国国家形象,同时服务于美国长期的对华战略竞争,维护美国所谓的领导地位。”王栋说。

  “美国每当遭遇重大危机,都会重拾煽动意识形态和种族对立的政治操弄手法,唤醒‘麦卡锡主义’的幽灵。”袁征说,“当前,美国政府反复炒作疫情溯源问题,目的就是对华进行政治战、舆论战、心理战,破坏中国的软实力、影响力和国际形象。”

  自食恶果 沦为病毒“培养皿”

  ■ 事件回放

  7月25日,福奇表示,美国确诊病例数正不断激增,尤其是未接种疫苗者中的确诊病例迅速增多,美国正沿着“错误方向”发展。

  ——据2021年7月25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

  “新冠肺炎疫情凸显了我们社会的失败。”福奇表示。“我们不能相互对立,因为敌人是病毒,不是彼此”,“社会分歧在大流行中起反作用”。

  ——据美联社2021年5月17日报道

  今年5月9日,美国死亡病例数超过58.1万,然而福奇表示:毫无疑问,我们正在而且一直在低估美国的死亡病例数。”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2021年5月9日报道

  反科学和政治操弄最终没有给美国人民带来任何好处,反而引发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美国人民不得不用惨重的生命和健康代价,为美国政府的不作为、乱作为买单。据《纽约时报》统计,截至7月29日,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3480万例,死亡超过61.2万人,均居世界首位,死亡人数更是超过了美国在一战、二战和越战中的阵亡人数总和。

  英国《卫报》报道称,近期美国新冠病例又开始迅速上升,截至7月28日,美国7天平均感染人数上升至40246例,几乎是三周之前的4倍。感染者大多是抵制接种新冠疫苗的人群,所感染的也多为变种新冠病毒德尔塔毒株。

  受新一轮疫情影响,美国经济复苏进展缓慢。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近期美国通胀速度再次加快,挑战了美联储及白宫此前对高通胀暂时性的判断。6月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5.4%,创13年来最大涨幅。美联储称,物价正在以“高于平均水平的速度”上涨。

  “美国政府面临这样一个悖论:反科学和政治操弄导致疫情反弹、经济复苏迟缓,然而最终美国政府仍然要回到科学的路径来解决问题,仍然必须秉持科学的态度研发疫苗,让疫苗的广泛供应成为未来阻止疫情进一步扩散的关键。”袁征说。

  “疫情的冲击,加剧了美国对自身全球霸权地位、综合国力和国民自信相对下降的焦虑,反科学和政治操弄就是在焦虑下不择手段的反应。”李庆四说,“美国在疫情期间造成的恶果,将对其经济、国力造成持久影响,持续削弱美国的国际形象与霸权地位。”

  “反科学和政治操纵,使美国深陷疫情泥沼,美国自诩优越的民主制度遭遇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但可笑的是,美国此时还处心积虑地通过彭博社搞出所谓的全球抗疫排名,用量身定制、不惜歪曲科学的方法,把抗疫失败的美国排在第一,企图通过误导和欺骗国际舆论的方式,挽回美国在后疫情时代丧失的国际话语和道义优势。”王栋说,“未来,如果美国继续反智主义和政治操弄,把所谓的对华战略竞争摆在民众的生命之上,不仅会持续损害美国的经济发展,还会继续消耗美国民众对政府的信任,更会让美国的国家形象一跌再跌。”

【编辑:吉翔】

本文链接:https://www.guojiayi.com/index.php/post/33270.html

点我下载领四十元现金红包,填写邀请码521177772还多领一元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