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你好,欢迎访问!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头条精选 - 正文 君子好学,自强不息!

巴黎日记:方方粉开始反击了,只是扣错了帽子

2020-04-20头条精选admin68°c
A+ A-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宋鲁郑】

2020年4月19日星期天晴

封城第三十四天,日记也写了37篇。一个多月来我已经有了很多变化:人变胖了,变白了,生物钟也似乎乱了,白天错沉沉,深夜却很精神。

早上就有人在微信上询问:巴黎解封了吗?怎么这么多人出来锻炼?巴黎当然还没有解封,是散漫的民众忍耐不下去了。我所在的小区,户外到处都是人在健身。反正就在家门口,警察也不来。留学的时候同学们就开玩笑:法国不是法治之国的意思,而是法外之国。黄马甲经常不申请就游行,出租车和农民经常非法堵路抗议,现在大家又非法外出锻炼。

有个朋友讲了一段经历,经过允许,匿名分享。这位朋友要和一个国际组织开会,其发言稿找一位法国朋友修改——自然是指语法不是内容,结果竟然把“中国想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的民主就是把人民的生存权放在第一位”都给删了!理由是会上时间不够用!这位朋友说,“我就是一个Nobody,说几句话都不行?”

这位朋友来到法国的时间短,不了解政府对媒体管理的能力。不过这件事也说明话语权和舆论战,并不仅仅体现在媒体上,民众这个层面也一样。我倒是很佩服法国民众的敏感意识。虽然疫情还远没有平息,西方媒体针对中国的抹黑和攻击一波接一波。但当中国使馆反击时,法国政府的反对理由是现在要团结,不是批评的时候。可这个理由为什么不用于法国媒体呢?

不过,西方媒体炒来炒去就是这几个话题:隐瞒真相、不透明、数据不准、借援助搞地缘政治扩张、产品质量差、病毒来源、操控世卫组织。尽管中国早就澄清,专业机构也早就驳斥,但西方仍然能够一而再地拿来使用。

就在今天,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佩恩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内部人士”节目采访时表示,澳大利亚政府坚持要求对新冠病毒来源等问题进行独立的国际调查。她还强调,世界需要中国对(新冠肺炎)信息保持“透明度”。美国国会在近日也要正式启动新冠病毒调查机制,参众两院分别推出法案,允许美国民众对中国政府提出诉讼。

报道截图:ABC News

西方转移内部矛盾的手段实在是太高明了,只是可叹西方的民众也太容易被忽悠了。不过想想也是,连口罩都能被忽悠来忽悠去,今天不戴,戴就罚款,明天就必须戴,不戴就罚款,何况这样的问题呢?西方政府不就是欺负民众好骗才敢如此肆无忌惮地执政和转移视线吗?

当然,捍卫国家利益、打击竞争对手这是西方媒体职责所在,各为其主,无可厚非。但关键是中国媒体要应战。我们也可以设置议题。

那个南方纸媒,当时被视为自由派的大本营。我那时对西方已有了8年的观察,知道其弊端百出,活力将尽,出问题只是早晚的事——果然仅仅三个月之后,百年一遇的经济危机就爆发了。尽管那个时候我初出茅庐,这种捧红的诱惑力极大,但作为一名学者,不能不尊重事实。我预感到我们的合作即将结束。果不其然,随后双方的分歧完全展露,我也从此在这个网站上销声匿迹。

确实,这个网站显示了强大的造神能力。但我并不后悔,为自己坚持住了做人的底线、学者的底线而自豪。

但是这样的媒体状态,我们怎么去应对西方的媒体战?

第二件事就是,2009年我的第一篇最具学术含量和影响力的文章《中国为什么怀疑西方的普世价值?》发表在《红旗文稿》。不料,北京和上海的三位学者联名上书中央,要求停止批判普世价值——这就是这个群体所追求的言论自由?!

所以,学者面对西方的舆论战,也同样缺乏足够的战斗力。好在十八大以来,这种情况有了很大的改观,但仍然难以满足中国复兴构建话语权的需要。

日记开写以来,我对广受海内外华人争议的方方日记一直没有涉及。中国是一个多元的社会,存在不同的利益群体,每个人自然有自己的角度和偏好,只要符合事实、没有违反法律就是她的自由。

而且西方疫情比中国严重得多,问题更不是一个级别,但为什么只有中国有方方日记?为什么法国六千多万个民众就出不来一个方方?美国三亿人就写不出来一本影响广泛的记录疫情的日记?

可以说,方方日记本身要么证明了中国比西方更宽容、更自由,或者中国人比西方更具批判精神。如果我们质问西方为什么中国有方方,你们却什么也没有?看他们怎么回答?

当然,方方反对歌颂我是不赞成的。不管是批评还是歌颂,都是一样平等的权利,任何一方都不应该以自己的标准要求对方,甚至不允许对方讲话。剥夺对方的权利都是错误的。

  移步手机端
巴黎日记:方方粉开始反击了,只是扣错了帽子

1、打开你手机的二维码扫描APP
2、扫描左则的二维码
3、点击扫描获得的网址
4、可以在手机端阅读此文章
未定义标签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