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你好,欢迎访问!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头条精选 - 正文 君子好学,自强不息!

蝙蝠体内又现多种新的冠状病毒 是谁打翻了“潘多拉的魔盒”?

2020-04-20头条精选admin25°c
A+ A-

原标题:蝙蝠体内又现多种新的冠状病毒是谁打翻了“潘多拉的魔盒”?

2020年伊始,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开始在全球范围内“攻城略地”,投下令人惶惑的浓重阴影。

时至今日,人类与新冠病毒缠斗正酣,全球范围内已有5款新冠病毒疫苗开启临床试验。而与此同时,科学家们又陆续在蝙蝠体内发现了多种新的致病性冠状病毒。

▲图据Quanta。插画作者James O’Brien

据今日俄罗斯4月15日报道,印度医学研究委员会(ICMR)的一项已发表的研究显示,主要栖息地位于该国南部的两种果蝠——卢塞图斯蝠和印度狐蝠,对一种新型蝙蝠冠状病毒(BtCoV)呈阳性反应。

而就在几天前,发表于国际学术期刊《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PLoS ONE)的一篇论文称,一项关于缅甸蝙蝠的研究再次发现了三种新的α属冠状病毒、三种新的β属冠状病毒。

显然,这一“密集”发现又为人类警钟拧紧一圈发条——一旦新病毒发生变异与重组,那么以它为原点,很可能延出一条始料未及的新传播链,正如当年那个完成“菊头蝙蝠-果子狸-人类”三级跳的非典病毒。

▲中国科学家在广东省一处洞穴内捕捉蝙蝠并采集其体液样本。他们与国际生态健康联盟合作,对蝙蝠所携病毒展开长期研究。图据《科学》杂志

事实上,科学家依然在坚持不懈地追查新冠病毒源头。许多人认为,轻率触碰蝙蝠这一“天然病毒库”,无异于掀开了“潘多拉魔盒”,使新冠病毒这样的狠角色迅速从自然界渗透至人类社会,并成为灾难之源。

但是,蝙蝠真的该被钉为“罪魁祸首”吗?并且,病毒作为生物界个头最小、结构最“简陋”的存在,缘何能屡屡突破日新月异的现代医学围剿,甚至引发一场海啸般的全球性大流行病?

>>>病毒突变并不罕见,需做好持久战准备

需要强调的是,病毒突变并非什么新鲜事,尤其是RNA病毒(单股正链RNA病毒的新冠病毒正属此列),突变更是常见。事实上,这也是为什么流感病毒疫苗相对于乙肝病毒疫苗来说更难研发的因素之一——前者是RNA病毒,后者是DNA病毒。

▲以同为RNA病毒的埃博拉病毒为例,发生突变十分常见。图据美国科学与健康委员会官网

早在2月18日,耶鲁大学流行病学专家内森·古鲁巴夫(NathanGrubaugh)就曾在《自然》杂志子刊《自然·微生物学》上发表评论文章,指出病毒突变符合正常流行病学规律,不应引起恐慌

而从科研的角度来说,“突变”更像是一个中性词,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从病毒的毒力来看,变异后一般有两种趋势:

一类是毒力更强,潜伏期短、症状严重、致死率更高,但由于高度致死性毒株能迅速杀死宿主,反而无法像致死性较低的毒株那样有利于传播,也更容易为现代医学措施控制——比如致死率高达90%的埃博拉病毒扎伊尔亚型;

另一类则越来越弱,甚至出现无症状人群,但这也意味着病毒可以悄无声息、天长地久地与人类共存,等待下一次突变和爆发——比如20世纪人类的噩梦“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18个月间即感染全球5亿多人、夺去几千万人生命,然而,在并无特殊医疗干预的情况下,突然销声匿迹。

▲西班牙大流感期间收治患者的医院。图据BBC

是来一场刀光剑影的大会战,还是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人类与病毒的博弈,从来都是此消彼长,“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在武汉大学医学病毒研究所所长杨占秋看来,此次新冠病毒的“快速突变”,受影响最大的是疫苗研发,“病毒亚型不断出现后,需要针对性研发相应的多种疫苗。当然理论上也可能存在一种疫苗能同时对三个亚型的病毒都起作用,但这种疫苗的研发难度就增加了。”

  移步手机端
蝙蝠体内又现多种新的冠状病毒 是谁打翻了“潘多拉的魔盒”?

1、打开你手机的二维码扫描APP
2、扫描左则的二维码
3、点击扫描获得的网址
4、可以在手机端阅读此文章
未定义标签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