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唐朝的钉梢

唐朝的钉梢

admin 01-04 02:21 279次浏览 0条评论

  上海的摩登少爷要勾搭摩登小姐,首先第一步,是追随不舍,术语谓之“钉梢”。“钉”者,坚附而不可拔也,“梢”者,末也,后也,译成文言,大约可以说是“追蹑”。据钉梢专家说,那第二步便是“扳谈”;即使骂,也就大有希望,因为一骂便可有言语来往,所以也就是“扳谈”的开头。我一向以为这是现在的洋场上才有的,今看《花间集》②,乃知道唐朝就已经有了这样的事,那里面有张泌③的《浣溪纱》调十首,其九云:

  晚逐香车入凤城④,东风斜揭绣帘轻,慢回娇眼笑盈盈。

  消息未通何计是,便须佯醉且随行,依稀闻道“太狂生”⑤。

  这分明和现代的钉梢法是一致的。倘要译成白话诗,大概可以是这样:

  夜赶洋车路上飞,东风吹起印度绸衫子,显出腿儿肥,乱丢俏眼笑迷迷。

  难以扳谈有什么法子呢?只能带着油腔滑调且钉梢,好像听得骂道“杀千刀!”

  但恐怕在古书上,更早的也还能够发见,我极希望博学者见教,因为这是对于研究“钉梢史”的人,极有用处的。


  【注释】

  ①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三一年十月二十日《北斗》第一卷第二期,署名长庚。

  ②《花间集》:我国晚唐五代词人作品的选集,后蜀赵崇祈编,共十卷。

  ③张泌:晚唐词人,生平不详。《花间集》中收有他的词二十七首。

  ④凤城:传说秦穆公的女儿弄玉吹箫,曾引凤凰降临,所以称她住的城为丹凤城。后来又作京城的别称。

  ⑤“太狂生”:太轻狂的意思。生,系词尾,无意义。

上海文艺之一瞥 我们要批评家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游客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