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宣传与做戏

宣传与做戏

admin 01-04 02:22 305次浏览 0条评论

  就是那刚刚说过的日本人,他们做文章论及中国的国民性的时候,内中往往有一条叫作“善于宣传”。看他的说明,这“宣传”两字却又不像是平常的“Propaganda②”,而是“对外说谎”的意思。

  这宗话,影子是有一点的。譬如罢,教育经费用光了,却还要开几个学堂,装装门面;全国的人们十之九不识字,然而总得请几位博士,使他对西洋人去讲中国的精神文明;至今还是随便拷问、随便杀头,一面却总支撑维持着几个洋式的“模范监狱”,给外国人看看。还有,离前敌很远的将军,他偏要大打电报,说要“为国前驱”。连体操班也不愿意上的学生少爷,他偏要穿上军装,说是“灭此朝食”。

  不过,这些究竟还有一点影子;究竟还有几个学堂、几个博士、几个模范监狱、几个通电、几套军装。所以说是“说谎”,是不对的。这就是我之所谓“做戏”。

  但这普遍的做戏,却比真的做戏还要坏。真的做戏,是只有一时;戏子做完戏,也就恢复为平常状态的。杨小楼做《单刀赴会》③,梅兰芳做《黛玉葬花》④,只有在戏台上的时候是关云长,是林黛玉,下台就成了普通人,所以并没有大弊。倘使他们扮演一回之后,就永远提着青龙偃月刀或锄头,以关老爷、林妹妹自命,怪声怪气,唱来唱去,那就实在只好算是发热昏了。

  不幸因为是“天地大戏场”,可以普遍的做戏者,就很难有下台的时候。例如杨缦华女士用自己的天足,踢破小国比利时女人的“中国女人缠足说”。为面子起见,用权术来解围,这还可以说是很该原谅的。但我以为,应该这样就拉倒。现在回到寓里,做成文章,这就是进了后台还不肯放下青龙偃月刀,而且又将那文章送到中国的《申报》上来发表,则简直是提着青龙偃月刀一路唱回自己的家里来了。难道作者真已忘记了中国女人曾经缠脚,至今也还有正在缠脚的么?还是以为中国人都已经自己催眠,觉得全国女人都已穿了高跟皮鞋了呢?
  这不过是一个例子罢了,相像的还多得很,但恐怕不久天也就要亮了。


  【注释】

  ①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三一年十一月二十日《北斗》第一卷第三期,署名冬华。

  ②“Propaganda”英语:宣传。

  ③杨小楼(1877~1937):安徽石台人,京剧演员。《单刀赴会》,京剧剧目,内容是三国时蜀将关羽(云长)到吴国赴宴的故事。

  ④梅兰芳(1894~1961):江苏泰州人,京剧表演艺术家。《黛玉葬花》,梅兰芳根据《红楼梦》中的情节编演的京剧。

新的“女将” 一八艺社习作展览会小引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游客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